您的位置:首页 > 探索新闻 > 正文

福布斯中国专访 | 阿尔卑斯现粉色冰川?青年科学探险家温旭:探寻“地球界限”

2020/8/1 22:07:49 来源:原创 浏览:

最近,一个名为“阿尔卑斯山现粉红色冰川”的话题爬上了新浪微博的热搜,标题十分醒目。对此,意大利专家表示,是一种雪衣藻让冰雪变成了粉红色。这种现象往年春夏季也很常见,但今年更为显著。研究人员表示,在藻类未出现的区域,冰面可以反射80%的太阳辐射,而藻类出现后,冰面变暗,降低了冰的反射率,这意味着冰川融化正在加速,人们应该提高警惕。

而冰川消融现象不仅仅出现在阿尔卑斯山,大极地科学家曾指出,格陵兰北岸的古老冰川正在加速融化。北极地区,被称为最能体现全球变暖趋势的“地球气候警报系统”。这里的冰川正加速消融、断裂,北极已成为一座孤岛,“黑冰”也已改变人们对北极洁白无瑕的印象。

温旭,中国探险协会探险家、国家登山队队员、国家科考队队员、“<2℃计划”发起人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的严重性,在中国,有一位青年极地科学探险家,在他过去的攀登经历里,结合科考和公益,为登山赋予了更多意义和价值。

他就是温旭。2020年1月10日,温旭抵达南极点,成功创造了单人无助力无补给抵达南极点最长距离的世界纪录。温旭无愧于自己两年来对自己的期待,为中国的南极考察和极地探险事业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计划”的诞生

“极地,是一种震撼美,在那里,能感受到自然的纯粹,自然的力量。”

2009年,温旭与挪威著名的极地探险家博格·奥斯兰一起,踏上了北极冰盖。他们到达的城市是北极最北面的一个城市朗伊尔宾。博格指着远处的冰盖,告诉温旭,“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北极冰盖的厚度,差不多有3米,但是五年前的这个季节,站在同样的位置,看到的冰盖是5米。”

在风和洋流的作用下,北极冰盖会裂开,裂开后的冰盖相互挤压、碰撞后,就会把一边的冰盖挤另外一边冰盖上,冰盖的厚度显而易见。五年的时间,冰盖厚度变薄了两米,这是温旭第一次直面北极冰盖消融。

“那一年,除了近距离目睹了冰川的变化,让我至今记忆深刻的,还有北极熊。”温旭感叹道。北极,也被称之为“北极熊的王国”,此前,人类和北极熊的生活互不干涉,而近年来,北极熊闯入人类生活区来伤人的事件屡屡发生。“北极熊的食物日益减少,无奈之下,它们被迫离开自己的生活区到处觅食,在人类的垃圾站翻找食物。”温旭停顿了下,继续说道,“2009年,有一位居住在当地的女士,她在自家门前正要开门,还未进屋就被北极熊袭击了。很遗憾,她因为袭击去世了,当时钥匙还插在门上。”

位于北冰洋和大西洋之间的格陵兰岛,是世界上最大的岛屿,约有200多个冰川,80%左右的土地被冰层覆盖,也是北极第一被冰盖覆盖的岛屿。飞机接近格陵兰岛,在平滑如镜的深蓝色海面上点缀着众多的白色斑点—浮冰,构成了巨大的不规则图形,宛如一幅重彩油画;很快,这些浮冰的源头——冰川出现了。而当飞机飞到格陵兰岛的西侧时,一种罕见的地貌冲击着人们的视觉。平坦的白色冰盖上出现了一个个深蓝色的椭圆,好像质地上乘、璀璨夺目的蓝宝石。这些蓝宝石其实是冰面融化形成的湖泊。由于全球气候的变暖,格陵兰的冰盖开始融化,这几年开始呈现加剧之势。

2018年格陵兰的冰面

“我们在穿越的过程中,发现很多冰面河,就是冰川表面的径流,由冰川融水汇聚而成。这些河道,浅则十几米,深则二十多米,水量最大的时候,对于冰面的切割作用非常明显,而这种切割作用最终会加速融化。”温旭解释道,“格陵兰底下的陆地被常年冰封,它的融化会释放出大量温室气体,包括二氧化碳和甲烷。我们知道,正常情况下,冰面的反照率是95%,但当冰川融化之后,露出深色的淤泥,黑色吸热,冰面的反照率会因此降低。很多太阳直晒的热量都会被格林兰岛的冰川沿岸吸收,冰川冻土也将逐渐消失。”

除了被北极冰川消融的场景震撼之外,真正触发温旭发起“<2℃计划”,是缘于一次死里逃生。那次命悬一线的经历发生在2017年5月的江湖源大科考中,他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龙匣宰陇巴冰川,温旭与队员们要向上运输物资,他背着20多公斤的仪器和装备走在队伍的最前边,突然脚底一软,踩破冰层掉进了一个未知的冰湖里。身高一米八几的温旭,仿佛自由落体般后仰着直冲入冰湖,他用冰镐使劲去敲击冰层,把不能承重的冰层敲碎后,找到了一个支点,翻身上来,脱困的全程只用了不到30秒的时间。

落水本能的自救应急反应,让温旭得以顺利脱困,“因为以前一直有冬泳的习惯,也深知,北极冰盖存在极大的落水风险,所以,提前训练过落水自救的方式。但事后想来也非常后怕,我和一起参与科考的队员们说,如果是没有自救意识和技能的人,或许已经遇难了。”

温旭继续说道,“更令人感到恐惧的是,当时是5月,还没有入夏,不是冰川上温度最高的时候,在海拔5500米的位置,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冰湖,我一米八的高度,掉进去之后都踩不着底!这种冰川上的变化是以前从来没想到过的!”

从他描述的口吻和语气中,我们可以深深地感受到,这个经历对他的影响和触动。再联想到自己从2004年到2018年十多年间登顶慕士塔格峰的11次的经历,从最开始的要穿特别大的踏雪板作为登山工具,到后来彻底把踏雪板换成冰爪,眼看着慕士塔格峰的雪线在不断上升,登山工具由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上的种种,让温旭深刻感受到了气候变化的严重性。

冰川,作为气候变化最明显的指示器,对于身处远离冰川的国度的人们,无法能和他一样真切感知气候变化的严峻。“他们看不到这些冰川的变化,也就很难意识到气候变化与我们的生活有多么息息相关。而我,那么多年在极地探险和登山的行径中,看到冰川消融,目睹水线上升,经历过生离死别,自然地把生命与气候变化联系到了一起,气候的变化终将是我们面临的危机和挑战。”

于是,回来后,温旭与探险经理,也是自己的妻子虎姣佼商量再三,决定发起“<2℃计划”——通过人类首次穿越地球三极的科学探险,让更多人看到冰川变化,从而呼吁人们关注全球气候变化,共同行动起来,追求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我们会在探险的过程中,测试沿途的温度、风速,采集表层雪样和雪坑样等冰雪样品,然后把整个过程拍摄成纪录片向外宣传和发布,让更多的人可以直观地看到环境在慢慢地变得不适宜生物生存。”

14岁,他就有了探险梦

和很多人的“少年追梦”一样,探险是温旭儿少时的梦。

14岁,上初中时,因为一部关于探险的电影。屏幕上血脉喷张的镜头,攀登救援时紧密的团队合作,克服困难的热情和精神……让温旭爱上了攀登。

温旭从来都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他开始摸索攀登的“门路”。2003年,他看到央视播放了一个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直播,这时候,他得知原来中国确实存在着这样一群登山爱好者。此后,他报名了由中国登山协会举办的第一届攀登训练,攀登了人生第一座雪山。

如他所愿,温旭顺利进入了北京的中国地质大学。进入大学后,他重新组建了地大登山队。“地大拥有非常悠久的登山传统,1960年中国第一批登顶珠峰登山队中的王富洲,也是我们的校友。遗憾的是,此后的二三十年,登山记录一片空白。于是,我立志传承地大前辈的登山历史,建立了名为‘大地社’的登山队,在传承学校登山文化的同时,发扬登山精神。”温旭笑着说。

“但是,登山的意义却一直在改变”,温旭补充道,“本科毕业进入硕士阶段,为了让登山更有意义,我想到了将登山和冰川的科研相结合,为此,我进行了第四纪冰川地质的研究学习,利用自己的登山特长,将其作为一种手段和途径,研究冰川,做基础自然科学的研究。”

2015年 温旭参与中科院五国科考古里雅冰川

国内喜欢探险的人有很多,但能与科考相结合的却少之又少。这两种群体像是完全割裂存在着——前者为了自我挑战,把探险作为爱好;而后者呢,则是为了科学研究,把探险作为工作的一部分。他们彼此互不相识,互不融合,互不了解。温旭则是少有的把这二者合而为一、彼此相容的人。连他自己也未曾想过,可以把“爱好”与“工作”结合得如此紧密。

“科学家永远都是以工作和科研为导向,去完成攀登,他们的安全保障意识相对薄弱。我们在探险的过程中有非常多科学家和科研工作者们无法到达的地方,比如一些悬崖峭壁,而这些地方往往特别缺乏基础科学的研究,因此极度需要探险家们前往采集样本。”温旭说,“所以我们现在还在做一个公民科学计划,集结一些探险爱好者们,去采集那些科学家们用得到的自然基础科学样本,比如水样、冰雪样本、土壤样本,还有一些生物的多样性样本。探险的人选可以是普通大众,比如采样点附近的居民,当他们上交了这些采集样本送给科研所后,最终我们会把研究的成果反馈给他们。”

温旭正在给冰雪样品编号

一路走来,温旭的内心有过矛盾和挣扎,有对死亡的恐惧,有对家人的思念,有对父母的歉疚,未知的危险,就业的压力,还有对自己这种行为本身的怀疑……他在梦想和现实中摇摆不定,最终,他还是决定投身登山探险事业。

他感谢父母和爱人的支持,也感谢他的人生导师、被他封为“偶像”的博格·奥斯兰。“博格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即使是众人敬仰的北欧探险家,但他为人平和谦逊,和他接触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深入聊天和了解后,我发现,作为一个探险家,一个登山者,他不只是纯粹地探险,探险的同时,他会做科研、做公益,这也赋予了探险更深刻的意义。认识博格,是给自己埋下的一粒极地探险的种子。”

而温旭,则将“探险”的意义多加了一份责任。“我想成为孩子的榜样,我希望,他可以看到一个面对困难能迎难而上、勇敢去探索世界的一个榜样,让他真正理解什么是‘大爱’。”

敬畏之外,探寻人与自然的关系

探险途中,温旭体验了不同维度的地质地貌、人文景观、文化历史等。而当被问及“最深刻的一次探险经历”时,温旭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南极!”

2019年11月12日,温旭独自从南极的海岸一路徒步穿越,最终到达南极点,历时58天,总长度1400多公里。在无助力、无补给的情况下,他完成了单人穿越南极最长距离的挑战,也打破了一个新的世界记录。

温旭独步南极,在光晕中前进

探险的过程充满了无知,因为谁也不能预料,下一秒即将面对大自然最残酷的一面。南极的极端天气和内地起伏多变的地形,为温旭此次探险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我从伯克纳岛出发,前期我收集了详尽的气象资料,等到天气相对稳定后,我即刻启程。但没曾想,刚出发不久,整个伯克纳岛迎来了长达一周的恶劣天气,最大的风速可能超过12级,能见度极低,这就像是南极给我的一个下马威。因为大风,我用来保暖的羽绒服也被卷走,那一刻,我感受到人类在大自然中的渺小,一个风暴,就可以摧毁你所拥有的一切。进入到南极高原后,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温度低至零下35-40度。有时因雪层太厚,雪橇陷入厚雪无法拖拽;有时遇到地面坚硬的冰凌冰刺,经常摔倒;此外还要拖拽沉重的雪橇翻山、躲避冰隙裂缝……” 极端环境下一个人的无助,温旭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内心挣扎,想要原地放弃。

南极的极昼,满眼无尽的白色,完全无味的环境……探险考验的是身体和心理双重素质,尤其是心理承受能力。因为独自上路,每分每秒面对的都是空无一物的无人区,常常与孤独、恐惧做抗争,他需要做的,是如何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因为每天我都会和娇娇汇报一天的情况。行进的过程中人会被孤独渐渐吞噬,加上无法预估的天气变化和时间的压力,我终于扛不住了。有一天,在电话中我把所有负面情绪都释放给了她,在她的安慰和鼓励下,我决定以行动去战胜这一切。”

独步南极时,用绘画记录

当温旭结束行程,坐上直升飞机落地城市的那一刻,他闻到了久违的青草香味,看到了黑夜的美,他兴奋得像个孩子,或许是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太久了。兴奋之余,温旭说,“珍惜当下,珍惜所有你爱的和爱你的人”是在探险中获得最深刻的感悟。与此同时,他也重新了解到探险的真正意义。“探险,让我们对自然有了更新的认知,也让我们不断试图去寻找人与大自然的一种关系。在探索自然过程中发现的自然运转的轨迹,发现了地球运转的秘密之后,我们要去依照它的运转规范,去规范我们人类自己的行为。”

以下是福布斯中国与温旭的部分对话:

福布斯中国:探险过程中最不可控、较难预测的的因素有?可以给我们罗列几个吗?

温旭:登山的过程中遇到最多的危险是,一些很难发现和察觉的暗裂缝,还有雪崩、冰崩等。再有就是极端的天气变化,登山的时候,遇到天气突变是常事。而关于水方面探险,主要是漂流过程中的险水滩,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不要轻易下水,因为水滩最易造成翻船和落水,切记,爱好探险也要控制欲望。还有就是徒步探险,常常伴随迷路和失温的风险,所以需要在出发前做足前期,除非是难以预测的雪崩等恶劣天气,一般都可以提前预测。

福布斯中国:在给自己设立的目标中,觉得最引以为傲的是?

温旭:当然,非“<2℃计划”莫属,因为它不只是纯粹的探险,它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气候变化,也是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还有自己的探险和科研的能力都用到一起的一次尝试,我觉得能完成这次<2度计划这种地球三极的科学探险,是我觉得最引以为傲的一次探险。 当然还有南极探险,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

福布斯中国:最近欧莱雅中国联合共益企业BottleDream发布了一份《2020个年轻人如何看2030:中国年轻人“明天观”报告》,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明天观”吗?

温旭:关于这个《明天观报告》,让我感到挺震撼的,从未想过现在的年轻人会如此关心环保和可持续的未来。其中我记得有一些数字让我非常震撼:75%的年轻人表示与过去相比,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变多了,99%以上都认为当下的行动对明天的影响相当重要;除了意识提升外,90%以上的年轻人都以各种形式,参与到与社会问题、可持续发展有关的行动中,其中可持续消费、日常善意行动是年轻人选择频次更高的实践行动。而我的“明天观”是,明天的事充满着不确定性,但并非世界末日,因为人除了敬畏自然外,还要敬畏人类,敬畏自己。时下,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到“可持续”的行列中,以尊重“地球界限”进行了转型,我觉得,这种“界限”其实就是在强调人和自然的关系。

福布斯中国:您之前有参与到玉树地震的公益项目中,可以和我们聊聊探险如何结合科考、结合公益事业?

温旭:玉树地震那年,我刚好在攀登阿尼玛卿峰(藏传佛教四大神山之一),登顶后我们取了顶峰的圣水,特意送到玉树的结古寺,为受灾群众带去了心灵的慰藉。所以,探险可以不只关乎“自我”,也可以关乎“他人”与“社会”。

其实我们在做“<2℃计划”,虽然是以科学探险的方式去进行的,但我们更想做的是去改变大家的思维,不同行业的人可以在自己的领域内,通过自己的专长去做一些善待环境、对环境友好的改变,就是我们最想看到的对可持续未来的积极作用。

- END -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新发现!这种粒子可以解释暗物质

    X17可能是理解宇宙最大谜团之一的缺失环节。1933年,天文学家弗里茨·兹威基(FritzZwicky)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宇宙似乎有“丢失的质量”。必须有什么东西来解释宇宙物体之间的空间和使他们保持原位的引力。兹威基的“丢失的质量”就是现在科学家们所说的“暗物质”。暗物质回答了宇宙中一些神秘的问

  • 海底意外发现72座村落,保存完整、生活迹象明显,就藏于我国此处

    海洋在我们地球上占有很大一部分面积,是陆地面积的两倍还要多一些。在海洋中也是藏着有各种丰富的资源,除了生物资源外,还有像石油、天然气这样的能源。此外,人们还经常会在海底发现一些沉船或是古迹遗址等等。今天,小编要向大家介绍的就是在我国海底发现一处神秘的村落群。具体在海南琼山市一旁的海底,曾有人意外在此

  •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教训——换个角度看60年前的智利大海啸

    缘起超级大地震地震是地球内部能量的一种释放形式,虽然人类在这个星球已经生存了几十万年,有文明历史记载也已经几千年,但近代科学发展到可以仪器测定震级的历史才一百多年。这一百多年的地震观测史,有一起地震不得不提,它发生在60年前——1960年5月22日,在智利的蒙特港附近海底发生的超级大地震,震级9.5

  • 一块特殊的陨石记录太阳系早期熔融过程

    摘要中科院比较行星学卓越创新中心学科带头人徐伟彪教授、李晔博士及其合作者,发现了一块特殊的来自普通球粒陨石母体的熔融残余;这块陨石形成于太阳系的早期,约4546±34Ma年前。研究团队推测,太阳系早期的冲击作用于未完全冷却的小行星有利于这类陨石的形成。普通球粒陨石通常被划分为3-6型,变质程度从3型

  • 火星探索(六)

    那么火星的自转周期是多少呢?答案是24.6小时一个自转周期,是不是很意外,咱们地球的自转周期是24小时,这二者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啊。别急,还有更惊喜的呢,火星的黄赤交角为24度(所谓黄赤交角,指的是行星自身赤道面与公转轨道的夹角),而地球的这个角度约为23.5度。这意味着什么?如果火星的轨道再圆一点(

  • 我国小行星探测计划启动,探测目标为2016ho3小行星,它上面有啥

    小行星是太阳系中数量最多的小天体,仅在小行星带就至少有50万颗,而在地球轨道还有一些近地小行星,如果有地球遭遇的话,体积较小的会形成大气层中的流星现象,而质量较大的则可能会造成灾难,如6500万年前的恐龙灭绝,科学家认为就是一个直径8公里左右的小行星撞到地球上造成的。对小行星的探测和研究,有助于揭开

  • 请定好您的闹钟,周末晚上,一起欣赏”土星伴月“天文景观

    周末的晚上,您将看见美丽的土星伴月天文景观。其中土星位于月球的上方不远处,还有木星作伴。月球和土星在经过1°30′的距离内时有一次近距离接近的机会,这时候的月球将15天时圆。从昆明看,月球和土星这一对会出现在傍晚的天空。它们会在20:07(中国夏令时)随日暮渐散之时于你的东南方向地平线以上18°之处

  • 去火星的路不好走,但我们选择星辰大海

    7月23日,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天问一号”探测器,乘坐着长征五号火箭,飞往火星。太阳系八大行星中,火星和地球相邻,两颗星球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昼夜长短几乎相同,季节变化相似。火星上的重力是地球的2/5,大气稀薄,95%都是二氧化碳,也有少量氧气水汽。人类可以改造环境,在上面居住。古人把火星称为“荧惑

  • 宇宙才138亿岁,这颗恒星却存在了144.6亿年,这应该如何解释?

    1989年,ESA的“依巴谷高精视差测量卫星”发射升空,该卫星在太空中工作了大约6年,期间为我们传回了大量的高精密度天体位置数据以及测光数据,从而让我们人类对宇宙深空中的那些恒星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然而就是这些数据,引出了一个令人困惑的谜题——“玛士撒拉星”之谜。在2000年的时候,科学家根据“依巴

  • 银河系中有非常多能源的太阳,为什么也会有能量殆尽的时候?

    人类生活的地球所在的地方是太阳系,而太阳系则是银河系中的小小一部分。太阳在太阳系中是中心,占这个星系总质量的九成以上。在太阳系中,无论是八大行星,还是流星,还是彗星,还是小行星在或者是外面的海王星又或者是星际尘埃,它们都是一起围绕着太阳旋转的,而太阳也是向着银河系的中间位置转圈的。太阳的直径是139